导航菜单

业绩陡降股价暴涨 龙津药业大股东“夺路狂奔”

随着半年度披露即将结束,上市公司已在2019年上半年放弃了成绩单,股价已成为与公司业绩变化相同频率共振的“晴雨表”。

然而,昆明龙津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津药业”,.SZ)的业绩变化出乎意料地与股价走势不符。龙津药业最新半年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1亿元,同比下降21.7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仅为134.01万元,比去年同期大幅下降87.7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万元。

在公司的净利润下滑之后,龙津药业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一直在上升。自8月21日以来,龙津药业的股价一路震荡走高,盘中交易限制在8月23日。连续三个交易日后,涨幅略有下降,8月29日大阳线退出。与8月21日开盘相比,龙津药业8月29日的收盘价飙升67.42%。

期内,龙津药业发布了两份股价变动公告,均声称公司运作正常。特别是,该公司还在“公司认为必要的风险提示”中提到,2019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下降了87.73%。

龙津药业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公司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无法预测。 2019年中期业绩的波动在之前的业绩预测范围内。国家健康保险控制费,处方限制和其他政策已经实施。最近公布的一些政策已经叠加在之前发布的各种政策的影响上。该公司主要产品灯盏花素的销售受到影响。我们已经对我们的业务计划做了一些调整,主要是工作仍在前一个方向,包括工业大麻种植业务也在按计划进行。“

唯一的项目是有限的

在高峰期,注射用灯盏花素的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99.96%。自2018年以来,注射用灯盏花素已成为龙津制药的唯一产品。

作为中国第一家获得注射用灯盏花素批准数量的制药公司,龙津药业近年来的市场运作可谓“成小小何,小何小何”。

上市初期,龙津药业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公司与云南生物谷丹华药业有限公司和湖南恒升药业有限公司合计占搪瓷制剂市场95%以上。其中,龙津药业的市场份额约为37.67%。那时,注射用灯盏花素成为云南和其他省份《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09年版)的地方性补品,市场供不应求。

为此,当龙津药业于2015年上市时,对注射灯盏花素寄予厚望,并在注入灯盏花素生产基地的项目中投入3.02亿元初始筹资。

当时,虽然龙津药业有10种药物品种,如注射用灯盏花素和注射用降纤酶,注射用灯盏花素成为公司的“支柱和支柱”品种。在高峰期,注射用灯盏花素的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99.96%。自2018年以来,注射用灯盏花素已成为龙津制药的唯一产品。

然而,随着中药注射剂监管政策的收紧,龙津药业一心一意注射灯盏花素已在市场上失势。

2017年底发布的国家《医保目录》对大多数传统中药注射剂(如银杏和灯盏花素)实施了医疗保险支付限制。其中,注射用灯盏花素医疗保险的支付范围仅限于“中,高级医疗机构和明确急性缺血性心脑血管疾病患者”。在2018年11月1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的国家实施中,注射用灯盏花素不包括在内。

在2018年的报告中,龙津药业承认“注射用灯盏花素未能进入《国家基本药物目录(2018年版)》,这可能不如在市场竞争中进入目录的类似药物。在严格执行目录的某些地区,销售量可能会减少。“

事实上,在2018年,龙津药业在注射灯盏花素的中药冻干粉针剂中仅实现了3.36亿元的收入和90.13%的毛利率。

随后,针对降低药品价格的各类药品采购政策逐步落实。中药注射已成为关键的监管目标,注射用灯盏花素即将进行检查。

2019年上半年,龙津药业注射灯盏花素营业收入下降,中药冻干粉针剂收入1.31亿元,毛利率降至89.56%。在华东和东北地区市场,龙津药业的中药冻干粉针剂均下降超过30%。

为响应公司的产品结构,龙津药业在其半年度报告中表示,“公司正在积极培育新产品和新业务,包括恢复注射的计划,以及市场措施和销售策略,以稳定现有产品市场。生产批准的产品,如纤维蛋白,注射用生长抑素和注射用蛋氨酸B1。“

当记者进一步采访并了解到公司批准的产品恢复生产的进展时,龙津医药证券事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在上半年做了一些调整,其中一些是前几年的延续,只是说有个别新的趋势已经出现。因此,主要工作仍在前一个方向进行。“

工业大麻概念股票

事实上,龙津药业2019年的半年度报告显示,木亚农业目前处于亏损状态。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000元,净利润-1063万元。

龙津制药计划开展新业务后,唯一的商品生产销售受挫。工业大麻于2019年初在资本市场流行,成为龙津药业的赌注。

2月28日,龙津药业宣布计划以自有资金不超过人民币1500万元增加对云南木亚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木亚农业”)的投资。其权益的百分比。木鸭农业的主要业务是大规模种植工业大麻,这是2016年首次获得《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 2018年4月20日,证书更新完成,种植工业大麻区批准为12,000亩。

种植工业大麻后,龙津药业的股价都是一样的。自2月28日公告以来,

龙津药业先后收获了7个限价板。公司股价从2月28日开盘时的7.2元/股攀升至3月15日的19.25元/股,股价同比上涨167.36%。随后,龙津药业的股价波动,直到4月12日,该股票达到了23.52元/股的高峰。与首次公布工业大麻相比,龙津制药的最高股价飙升226.67%。

5月13日,龙津药业宣布已与木亚农业及其现有股东签署《增资框架协议》。根据协议,木亚农业现有股东以业务预期承诺为基础,木亚农业实现的经审计净利润在履约承诺期三年内不低于人民币1,655万元。

据悉,木亚农业2018年种植工业大麻面积超过3000亩,收获干叶产品380多吨,储存面积2000多平方米。根据计划,在龙津药业收购木亚农业后,预计2019年工业大麻工业面积将超过1万亩。

事实上,龙津药业2019年的半年度报告显示,木亚农业目前处于亏损状态。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6000元,净利润-1063万元。

当记者7月访问云南工业大麻产业时,他了解到,自2019年春季以来,云南省的平均降水量一直很低,而且气温很高,干旱也很多。由于天气干旱,预计工业大麻种植延迟将对马赛克产量产生影响。

7月4日,龙津药业公开回答投资者关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互动交易所的问题,称“种植工作按原计划完成,目前处于生长季节。”

关于工业大麻种植业务的定位,龙津药业在2019年半年报中表示,“公司积极开发工业大麻等新业务,从外部寻求投资机会,有效利用闲置资金促进公司战略发展。该公司带来了更高的主要业务收益。“

主要股东减少现金提取

根据龙津药业的半年度报告,2019年上半年,公司前四大股东全部减持。

工业大麻业务是否能为公司带来更高的利润仍有待时间验证。然而,龙津药业的股东迫不及待地频繁更换股票。

根据龙津药业的半年度报告,2019年上半年,公司前四大股东全部减持。控股股东昆明群兴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投投资”)减持1807万股;第二大股东立兴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立兴实业”)减持股份1,239,900股;股东云南汇新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汇鑫生投资”)减持7,449,400股;公司第四大股东范先玉也是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减持了1,070,500股。

截至2019年上半年,控股股东集团共投入资金3120万元;实际控制人范仙俄罗斯累计兑现.8万元;立兴实业累计现金2636万元;惠新生共投入1256万元。

此外,8月初,龙津药业宣布了减持计划的预披露公告,表示群兴投资,立兴实业和汇新生的投资计划将分别从2019年8月28日至2020年2月27日减少。 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00%),1,60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0%)和1,60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0%)股东自己的股份业务需求。

(编辑:赵金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