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妄图披橘袍选2020“乔王”的春秋大梦

2019

台湾中石电子新闻速递评论说,台北市长柯文哲是鸿海创始人郭台铭的创始人,这是郭台铭决定放弃2020年的原因之一。二者兼而有之的是“立法院”王金平的《郭可王同盟》类似于瓦解。这个结局不足为奇。因为这三个人有自己的计划,所以他们只是没想到王金平会成为国民党的“立法者”。他想穿一件橙色的长袍参加2020年大选。这不是郭的言论中的“政治闹剧”。

王金平的政治舞台实力不可低估。 “乔王”这个名字可不是白费功夫,而马英九的“六月政治斗争”是由乔王涉嫌被王开除,王兴的反击和扞卫党员身份引起的,不仅是打官司和保全诉讼。成为党员,打败了马和前“检察长”黄世明,使马和黄人手袋满满。

王金平依靠“乔王”的技巧可以在政治舞台上呆很多年,但是国王的力量早就比以前差了,所以郭克王的第三人加入联盟的过程,我看到郭,柯实际上是眉毛,王几乎被边缘化时,立即大喊“大联盟”的口号,而由柯普创立的台湾人民党也被列入“大联盟”。柯P当然是个聪明人,cold眼。

郭果决定放弃大选时,“乔王”感到机会又来了,于是他主动放弃了郭克望。这三个人一直保持联系。郭和他也有默契。郭选择他的支持,他选择郭来支持。这意味着郭晶晶没有选择,他当然会竞选。由于登记和登记日期已经过去,“时代力量”决定不提及2020年大选,只有人民第一党有票。王瑜具备“乔王”的能力,并间接承认赢得了人民第一党的推荐。

王锦屏左右转弯,到处都是想争夺“大头寸”的大脑,这是他的权利,其他人都不必搁置。只有“乔王”才能为国民党的生命而战,并享有“立法者”的权益。它不仅不会为国民党做出贡献,而且会毫不犹豫地反叛。如果人民第一党想赢得政党投票,它愿意陪同党的灵魂推荐“乔王”,而橙色的选民投票可能无法投票。至于赢得橙色长袍“角王”的机会,恐怕是一个很大的梦想。

台湾中石电子新闻速递评论说,台北市长柯文哲是鸿海创始人郭台铭的创始人,这是郭台铭决定放弃2020年的原因之一。二者兼而有之的是“立法院”王金平的《郭可王同盟》类似于瓦解。这个结局不足为奇。因为这三个人有自己的计划,所以他们只是没想到王金平会成为国民党的“立法者”。他想穿一件橙色的长袍参加2020年大选。这不是郭的言论中的“政治闹剧”。

王金平的政治舞台实力不可低估。 “乔王”这个名字可不是白费功夫,而马英九的“六月政治斗争”是由乔王涉嫌被王开除,王兴的反击和扞卫党员身份引起的,不仅是打官司和保全诉讼。成为党员,打败了马和前“检察长”黄世明,使马和黄人手袋满满。

王金平依靠“乔王”的技巧可以在政治舞台上呆很多年,但是国王的力量早就比以前差了,所以郭克王的第三人加入联盟的过程,我看到郭,柯实际上是眉毛,王几乎被边缘化时,立即大喊“大联盟”的口号,而由柯普创立的台湾人民党也被列入“大联盟”。柯P当然是个聪明人,cold眼。

郭果决定放弃大选时,“乔王”感到机会又来了,于是他主动放开了郭克望。这三个人一直保持联系。郭和他也有默契。郭选择他的支持,他选择郭来支持。这意味着郭晶晶没有选择,他当然会竞选。由于登记和登记日期已经过去,“时代力量”决定不提及2020年大选,只有人民第一党有票。王瑜具备“乔王”的能力,并间接承认赢得了人民第一党的推荐。

王金平左右转弯,到处都是想争夺“大头寸”的大脑,这是他的权利,其他人都不必搁置。只有“乔王”才能为国民党的生命而战,并享有“立法者”的权益。它不仅不会为国民党做出贡献,而且会毫不犹豫地反叛。如果人民第一党想赢得党内投票,它愿意陪同党内人士推荐“乔王”,而橙色投票人的投票可能无法投票。至于赢得橙色长袍“角王”的机会,恐怕是一个很大的梦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