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女高音歌唱家为非遗奔走3年

?

女高音歌手已经离开了3年

汉梁二黄和平斜子子腔的抢救保护

陈俊华和录音现场的演员

陕西省安康市平利县舞蹈路是一条小山坡路。红旗剧院是一幢1970年代和1980年代的典型建筑。剧院的座位让人想起儿时的旧电影院。几天前,在红旗剧院举行了录音和发射仪式,以通过高度数字化的复制品抢救和保护汉代二黄和平利琴弦。原始的平利剧院公司的一位老成员感慨地说,剧院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中国交响乐团女高音歌手陈俊华也出席了启动仪式。在观察了计划并运行了三年之后,该项目终于开始了。陈俊华无法掩饰自己的喜悦。 “我不想做任何其他事情。我只想做一点点力量来保护我的家乡。这只是给我的。一点点的爱。”

红旗剧院是平利剧院公司的所在地。通过启动仪式,当年的“角”团聚了,最老的是85岁,最小的已经是45岁。这些多年未曾登台的老艺人,带着回忆和不朽的热情,演唱了当年的着名名字,并将它们记录在专辑中。这样,祖先的艺术就传下来了。尽量将其留给后代。

平利县副县长咸清泉负责该国的两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有两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共33,354件,以及两年的历史和文化。 1950年代后期,平利县在“自学班”的基础上成立了平利剧院公司。出现了许多艺术骨干和杰出演员,并发行了许多杰出曲目,如《老阴山》和《松岭钟声》。在1980年代,受市场经济发展的大环境的影响,弦腔和汉朝的发展还不够,受到打击并陷入低谷。如今,这两种古老的艺术曾经在当地繁荣发展,并通过口口相传而传承,但由于缺少人而濒临“失踪”。

当年的平利剧团是为人民服务的“扁平剧团”。剧团艺术家肩负着这个小队的责任,并抬起山来为村民表演。四个村庄和八个乡镇的乡亲放火烧了冲过去,看了看戏。陈俊华的父母都是该团的老成员。 “我出生在这里,聆听弦乐的成长和汉代音乐的发展。这是一个标准的'ian乐队'的女儿。它们是我的胎教和启蒙运动。看看汉代和汉代人们越来越老,但找不到年轻人接管。我的心很焦急。由于过去的局限,这些老人没有太多的专业戏剧知识,唱歌和随着年龄的增长,如果年轻的传承人稀缺,如果不进行抢救和保护,汉良二黄黑黎子子子可能会慢慢退出历史舞台。”

在陈俊华呼吁各方采取行动和给予支持的情况下,安康市财政局划拨了专项资金,以支持录制这部古话剧。陈俊华介绍说,录音是以平利弦腔和汉乐为基础的,其作品音乐的高度数字化再现,达到了继承保护和与时俱进的目的。录音任务由中国唱片总公司的专业录音团队完成。

选择在舞台上录制而不是在工作室录制,陈俊华也有自己的考虑。她说,录音室的录音效果会比这里好,但是狭小的空间会使这些老艺术家受到束缚,并且在舞台上他们会在当年有唱歌的感觉。

场景特写

“很遗憾不再留下声音”

该剧团的两个剧团王贺林和尹玮站在麦克风前。乐队演唱经典戏曲《二进宫》时,剧院里的歌声带有奇异而圆润的声音。邹承仁和吴荣华老人是一对艺术,一个是平利红旗剧院的老头,另一个是剧团的头,他们已经重新进入舞台了好几天。特别是,邹一立先生只是太本的一副成熟的“玩蝎子”,一个随机的字眼正冲出来。遗憾的是,老人的年龄很高,而且他的力量不足以仅留下几个经典段落。

在录制过程中,我们没有在场景上找到乐谱,无论是唱歌的老艺术家还是乐队的小提琴手,所有这些都是通过记忆来实现的。这是口耳相传的魅力,但也有一些尴尬的时刻:老人吴荣华的记忆力不如以前,有很多歌词需要提示。在录制汉声二黄戏剧《游西湖》的过程中,有两位歌手不记得任何人。我必须带头老领导邹承仁。在每个人都说了几句之后,我要写一个口号:“春风不能解决人们的愿望,而我所吸引的人”。

谈到录音时,邹永利的脸很兴奋,然后又担心:“感谢俊华和中山公司的出色表现。现在硬件越来越好了,但是唱歌的人并不多。个人。很可惜,不再有声音了。”

文/张学军协调/刘江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