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天广中茂债券兑付危机:净利大降164%长期信用等级跌至“CC”

在区块链的概念推动天光中茂股价连续两次上涨后,今年前三个季度营收净利润大幅下降,债券可能引发违约,信用评级降至“抄送”,其他利润空涌入,股价恢复原状。

天光中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光中茂,深交所(SZ)为回应区块链的政策,解雇了两个交易委员会,自10月30日以来经历了盘中涨停或大幅回调。到11月4日,它不仅击退了之前的“迎风上涨”,而且“促成”了股价历史最低值。

股价如此快速下跌的背后是天光中茂目前面临业绩持续大幅下滑和债券支付危机的双重压力。

10月28日晚披露的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天光中茂的收入、净利润和扣除费用后的净利润均同比负增长,去年三大业绩数据整体负增长呈下降趋势。 同时,10月28日是天光中茂发行的“16天广01”债券的赎回日。但是,申请转售登记的债券持有人的利息和本金不得赎回。 天光中茂表示,只有债券的应付利息才能如期支付,本金将分三期偿还。 天光中茂还宣布,它正在与申请转售登记的债券持有人就利息支付进行沟通。

针对天光中茂的情况,深交所于10月30日发出询价信,要求解释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以及公司的偿付能力和与债券持有人沟通的进展情况,提出天光中茂继续经营的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的问题。

11月4日,天光中茂宣布,由于回复内容的相关事宜需要进一步落实,回复将推迟至11月6日。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11月4日晚,天光中茂宣布《联合信用评级有限公司关于下调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及存续期债券信用等级的公告》 最新评级公告称,天光中茂主体的长期信用评级从“乙”下调至“抄送”,评级前景为“负面”。同时,“16天光01”的债务信用评级从“乙”下调至“抄送” 联合评级还将继续关注公司与申请转售登记的债券持有人之间的沟通结果和场外支付,评估其对公司主体长期信用评级和相关债券信用评级的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联合评级是天光中茂委托对“16天光01”进行评估的。公告显示,这是在10月30日发布的,而天光中茂直到11月4日晚上才宣布下调信用评级。

净收入减去非盈利,净利润减少三倍

借用区块链“东风”的概念。10月28日和29日,天光中贸经历了两次连续提价 但是结合过去的声明,天光中茂和区块链之间的联系确实“薄弱”

公共信息显示,天光中茂在2015年进行了重大资产重组,收购中茂花园和中茂生物,从单一的消防主营业务扩展到消防、园林和食用菌三大主营业务。

2018年3月8日,天光中茂宣布,2018年3月7日,公司全资子公司电白中茂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茂生物)和益美控股有限公司宣布联合成立“天光益美区块链技术研发中心”,开展中茂生物农产品区块链安全追溯技术研究。然而,天光中茂还表示,能否获得有效适用的研究成果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不会对中茂生物和公司的合并报表业绩产生重大影响。

然而,子公司的行动仍使天光中茂在区块链上市,并在目前的区块链下表现出一定的表现。然而,面对业绩下滑和债务危机的现实,股价也显示出了它的本来面目。1年11月4日1.43元的收盘价比本轮上涨前10月25日1.53元的收盘价低6.54%。在此期间,股价也在11月3日创下1.39元的历史新低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发现,股票价格疲软是由于实际表现持续急剧下降。

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天光中茂实现收入7.6亿元,同比下降63.68%。净利润为1.66亿元,同比下降163.80%。扣除不付款后净利润损失为1.68亿元,同比下降165.54%

所有三大业绩数据均显示负增长,“完美”在2018年继续下滑 天光中茂2018年收入、净利润和扣除费用后的净利润同比分别下降37.69%、177.12%和180.27%,其中净利润亏损4.52亿元。

在业绩大幅下滑的同时,今年前三个季度的流动性状况令人担忧。 数据显示,截至第三季度末,天光中贸仅有5761.36万元货币资金,较年初下降63.66%。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4208.9万元,比年初的1.35亿元下降68.89%。 天光中茂表示,主要是由于国家房地产政策调控和行业金融环境收紧,一些项目业主的影响导致应收账款回笼缓慢。

在债务方面,截至第三季度末,天广中茂的当期债务余额为29.7亿元,其中短期贷款余额为2.53亿元,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为21.2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流动负债应付利息为5907.63万元,比年初增长424.32%,主要是由于公司债券利息的计提 同期,天光中茂非流动负债余额为13.35亿元,其中长期贷款余额为8000万元,均为今年新增,主要来自全资子公司中茂花园银行的长期贷款。

《投资时报》研究人员注意到天光中茂预测2019年净利润亏损1.81亿元至3.16亿元 至于原因,天光中茂解释说,主要是由于营运资金短缺、融资渠道不畅、贷款被一些银行收回和中断。在国家房地产行业的控制下,该行业的金融环境越来越紧张。由于财政压力,一些项目业主落后于项目进度。流动性不足导致部分工程项目建设进度缓慢,收入确认同比大幅下降。

与前三季度亏损1.66亿元相比,根据天光中茂全年业绩,该公司预计第四季度亏损较大,最大亏损为1.5亿元。 从短期来看,天光中茂几乎不可能恢复增长。

鉴于天光中茂业绩持续大幅下滑,短期内难以见曙光,深交所于10月30日发出询价信,要求天光中茂根据经营环境、订单签署、重大项目关停和恢复、毛利率、期间费用和资产减值的变化解释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并询问天光中茂继续经营的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今年全年的净利润果然是亏损,那么天光中茂将在明年连续两年遭受“ST”级净利润亏损。

你能避免债券违约吗?

与“圣”明年很可能面临的困境相比,天光中茂仍有更多棘手的问题需要处理,以避免公司债券违约。

相关公告显示,天光中茂将于2016年向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总面值不超过12亿元的公司债券(首次发行)(债券简称“16天光01”)。债券为5年期固定利率债券(发行人可选择提高票面利率,投资者可选择在第三年年底回购),票面利率为5.00%

也就是说,如果投资者行使回购选择权,一些回购债券的支付日期将是2019年10月27日

此前,天光中茂9月18日晚宣布,根据邓忠公司深圳分公司提供的债券转售申报数据,“16天光01”转售数量为1.亿元,转售金额为12.32亿元(含利息)

这意味着几乎所有投资者都选择了回购,而明显缺乏流动性的天光中贸不太可能花费12.32亿元将其变现。

因此,天光中茂在10月11日提出了一个偿债计划 根据该计划,已登记转卖的债券持有人可在2019年10月16日前向债券受托人广发证券提交“撤回“16天01”转卖申请的申请”,以避免公司债券违约。 同时,债务偿还计划还指出,公司债券应付利息将在2019年10月27日前一次性支付。2021年10月27日前分三期还本付息

此后,10月28日晚,天光中茂宣布本期债券付息日为10月28日,本期债券应付利息已支付给未申请转售登记的债券持有人。

公告还称,目前约有74%申请转售登记的债券持有人向债券受托人提交了退出申请。该公司正积极与其他债券持有人沟通。根据公司与债券持有人之间的沟通情况,向申请本次债券发行转售登记的债券持有人支付的利息将通过场外方式单独支付。

然而,10月29日,一家公共基金公司宣布,该公司尚未收到2019年10月28日“16日广01”债券的应付利息,大部分应收利息已经发生重大违约事件。

天光中茂过去一年的股价走势

数据源:WIND

在引进投资方面暂时没有进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10月11日的偿债计划信用增级措施中,天光中茂提到公司及其主要股东正在积极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引入新战略投资者后,公司将积极劝说新战略投资者为公司债券提供资产信用增级或以其他方式为公司债券提供保护。

然而,天光中茂今年迄今推出的三个所谓的战略投资者似乎都已经走到尽头或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公告显示,2019年2月,天光中茂引入深圳东方盛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盛来)作为战略投资者提供流动性支持,但截至9月,根据东方盛来的书面回复,东方盛来决定不履行其金融支持承诺。

9月10日,他与深圳何森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签署《金融战略合作协议》;10月18日,与云南省昭通市投资促进局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 田光和钟茂在三季度报告中表示,这些协议只是合作框架协议,具体合作事宜将在各方签署的单独协议中规定。目前,没有实质性进展。

第三季度还显示,天光中茂目前没有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 最大股东陈秀玉持有3.93亿股(占总股本的15.77%),其中99.24%已质押。第二大股东是邱国茂,持股比例为14.03%,他和他的搭档邱毛奇、蔡朱越共持有4.43亿股,占总股本的17.77%,其中质押股份占总股本的17.74%,冻结股份占17.61%。第三大股东东方盛来持有1.25亿股(占总股本的5.00%),全部质押,其中94.40%被冻结

由于前三名股东的股份几乎全部质押或冻结,为了解决目前的经营困难,天光中茂和所有股东都在积极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这一切都可能导致股权结构发生重大变化,进而影响管理团队的稳定性和管理政策的连续性。 在这种情况下,天光中茂的控制稳定吗?公司章程和内部控制制度是否得到有效实施?

11月5日上午,研究者《投资时报》完成手稿时,天光中茂还没有宣布承认“16天光01债券违约” 然而,最新的联合评级公告称,天光中茂主体的长期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CC”,评级前景为“负面”,而“16天光01”债务的信用评级从“B”下调至“CC”

(责任编辑:赵金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