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动画片:民族风引领创作时尚

?

[文艺观潮]

在最近的影视行业中,传统文化主题尤其引人注目。中国原创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不仅以47亿人民币的票房在中国电影市场上获得亚军,而且点燃了海外市场。在澳大利亚发行的第一天,它创造了近十年来中国华语电影的最高票房纪录。不仅如此,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还发行了纪录片和动画电影系列,以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大禹治水》《愚公移山》《中国神话故事》《八仙过海》等许多漫画都已创新地融入了传统中国文化。在经典故事的叙事中,民族精神被巧妙地传达,实现了现代艺术与传统文化的结合。

始于1920年代的中国动画在近几年呈现出不同的发展。从《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到《白蛇:缘起》《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禹治水》,再到《姜子牙》《八仙过海》《愚公移山》《中国神话故事》,越来越多的作品被加入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一幅画勾勒出中国动画产业的兴起。这些作品的出现,不仅是创作者技术积累,文化积累和艺术积累的结晶,更是中国动漫产业多年积累的经验。还是近年来,中国动画平均拥有约50部动画电影,每年超过80,000部。数分钟的电视动画继续为观众的审美体验奠定了坚实的市场基础。

材料选择视角的回归为创造开辟了新的发展空间

通过回顾中国动画的历史,我们发现以中国传统文化为主题的家庭动画在国内外已广为人知。《大闹天宫》《哪吒闹海》《小蝌蚪找妈妈》,出生于1950年代至1980年代之间,来自中国的民间传说,神话或使用中国风格的艺术表现形式,例如剪纸和水墨画,表现出鲜明的民族特色和深刻的美学。遗憾的是,这种良好的创作氛围在世纪之交已减弱。模仿的创作是轻巧而原始的,形式活泼但内容简单,类型单一,风格相同。无论是情节还是场景,中国元素越来越少,有些作品甚至看不到家庭动画。这种现象在当时引起了中国动画师的关注。他们意识到动画不仅创造了视听乐趣,而且还影响着人们的精神世界。我们必须提高我们的原创性,提高我们的民族形象,并用具有深厚中国文化底蕴的作品来激发观众的归属感和自豪感。在这种创造性思维的指导下,2015年《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应运而生,与时代的审美美学相呼应,加深了中华文明五千年的深刻精神内涵和丰富的审美经验,实现了票房美誉。双重收获,让传统文化主题再次成为创意热点,为国产动画开辟了一条实用的发展道路。

概述了近年来不断刷新市场成就和口碑记录的优秀国产动画,它们都是巧妙地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和经典故事图像的作品,具有文化内涵和艺术表现。《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基于四个着名的杰作《西游记》,它创造了武术英雄。《大鱼海棠》的故事源于《庄子逍遥游》,并且还结合了《山海经》《诗经》古代文学的精髓;《白蛇:缘起》基于中国民间故事《白蛇传》,讲述了一个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哪吒之魔童降世》依赖于中国古典文学《封神演义》,这是另一种说法是“天生的”,而“魔鬼”的励志故事却是“与天空搏斗,并为之奋斗”。《愚公移山》它以人们熟悉的寓言为基础,展现了中华民族的毅力和顽强的奋斗精神……这些动画作品是基于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和东方美学的。魅力赋予了作品丰富的思想和更加成熟的艺术,这使我们感受到了藏在作者血液中的优秀中国文化的理解,热情和信心。

丰盈深刻的内涵彰显中国文化精神的审美魅力

对于一部成功的作品来说,契合时代精神和社会热点的选题,以及动人的故事情节,震撼的视听效果,幽默的表演和台词等审美要素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内在丰盈深刻且符合中国主流价值和文化特色的精神品格,这是其获得各方认可的根本原因。

以往一些动画作品受到观众诟病,是因为在其演绎过程中看不到多少童真童趣,反倒让人看到了主创叙事的自以为是和老成世故的心理。新近涌现的这些优秀传统文化题材作品,却跳出了这种故作高深、强行灌输的窠臼。创作者意识到,童心不是生理年龄的范畴,而是一种纯净真挚的精神境界。《哪吒之魔童降世》中就处处可见童心的身影 哪吒想和其他孩子一样玩耍,这种单纯的童心却因世俗成见受到挫折;他与太乙真人就像一个聪明的小孩子和一个愚笨的大孩子的游戏关系,“山河社稷图”是游戏域限,在那里唯有心思纯净才拥有力量,而这些都与功名利禄无关。

再比如,不害人或利他,大多数人一般都能做到。但在利己和利他之间选择利他,就很难能可贵,而要舍弃自己的生命去利他,更是难上加难。《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中江流儿为保护傻丫头、帮助大圣,孙大圣、猪八戒为了拯救江流儿和傻丫头,都屡次犯险,创作者并没有给出充足的世俗理由和叙事逻辑,因为这些在中国传统文化看来就是天然的责任担当。《大鱼海棠》的重要隐喻是人与动物之间存在着相互转化的因果关系,人善待动物就是善待自己:鲲做人时椿是鱼,鲲毫不犹豫地舍弃自己的生命救椿;当椿转化为人型,鲲变成了鱼,椿又拼尽一切救鲲。这种设置也能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找到依据 天人合一的理论认为,人不是独立的存在,而是众生形态之一。

在现实面前不服输、勇于超越自己的精神,也是传统文化题材动画作品力求传达的理念。《大禹治水》讲述的是一个关于追梦与成长的故事:少年大禹在非议中扛起治水重任,并努力接近自己的梦想,最终成功治水的同时,也完成了自我的成长。他的实践告诉人们,面对看似无法对抗的困难,并非只能逆来顺受,而是应当因势利导、科学创新,凭借团结、智慧和力量与之博弈、抗争。《哪吒之魔童降世》在这条路上走得最远。面对无法改变的出身,哪吒不屈服于上天的安排,以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台词张扬超越敌我二元对立、超越生命既定规则的信心,从而使作品传达出动人心魄的精神力量。

创作者的文化自信才是作品蕴含深刻的根基

观众是一种动态审美的历史性存在,今天看动画的主流观众已经不是几十年前的那拨人了,所以必须根据他们的心理状态及时调整创作思路。当下的90后、00后、10后是在富足的环境中滋养长大的,他们的精神世界丰盈敏锐,审美情感诉求更加丰富多元。他们需要通过观看动画放松减压,但更希望从审美愉悦的过程中得到思想的启迪和精神的滋养。中国动画界必须清醒地意识到,震撼的视效只在观看的瞬间引发惊奇审美,搞笑的台词或可广泛流传却无法在大众心中长时间停留,真正触动人心灵并回味无穷的还是一部作品深邃丰满的内核。

仔细分析,这些传统文化题材动画作品之所以呈现出深刻饱满的面貌,主要是由于创作者内心的文化自信。这种自信不是戾气的张扬,也不是虚妄的野心,而是海纳百川的胸怀,是对自身不足的正视,是善良正直的素养。因此,在继续积极改进动画产业的专业水准之外,创作者还应进一步练好内功,不断提升自我的思想境界,坚定自己的文化自信,以夯实动画电影的内在精神品格。

文艺作品是时代的精神风向标,也是民族文化的外在展现。无论是已经成为爆款的《西游记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哪吒之魔童降世》《大禹治水》《八仙过海》,还是未来将和观众见面的《姜子牙》《愚公移山》《中国神话故事》,这些从中国神话传说、民间故事、古典文学作品中汲取养分创作的动画作品,已拥有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精神内核的先天内容优势,还需继续努力寻找与当下时代和生活的契合之处,提高抚慰观众心灵、引领积极思考、凝聚社会共识的能力,以成为向中国乃至世界观众展现中华文化自信、促进文明交流的窗口和载体。

(作者:王黑特,系中国传媒大学艺术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编:韦衍行、丁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