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学界再忆路遥:用什么样的目光看待我们所处的时代

北京,10月30日(记者高垲)“命运总是无法实现它的愿望。” 然而,一个人往往是在无数的痛苦、矛盾和困难中成熟并变得更强大,尽管并非所有这些都给一个人带来了真实感受中的快乐。 今天,30多年前作家路遥在《平凡的世界》写的句子仍然照亮着许多中国年轻人的生活。

小说《平凡的世界》小新珠

小说《平凡的世界》被誉为茅盾文学奖皇冠上的明珠 路遥以孙少安和孙少平兄弟为中心,以20世纪70年代中期至80年代中期的中国为背景,讲述了当时陕北高原农村普通青年的日常生活。

1992年11月,路遥因病早逝。 然而,在他身后,《平凡的世界》的热度从未减弱。 在多年来高校图书馆借阅率最高的文学书籍中,《平凡的世界》一直名列第一。

30,“纪念不朽之星路遥诞生70周年”在北京出版集团举行。北京出版集团总经理曲忠表示,自2009年初以来,《平凡的世界》已在北京出版集团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到目前为止,销售量逐年增加,总销售量现已超过1800万册。 "

关于路遥作品的长期性和强大生命力,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会长白烨表示,“路遥的作品吸引了几代读者阅读,这表明路遥是在为公众写作。 路遥曾经写道,“就个人而言,我认为这个世界属于普通人。当然,普通人的世界是一个普通的世界,但它将永远是一个伟大的世界。在写作之初,作者把他的目标设定为人民。 ”

”所以这本书赢得了这么多人的欢迎是很自然的,这也是作者追求的自然回报。 他眼睛里有读者,脚下有土地,胸中有粗心大意,心里有人民。这个描述对路遥来说是最准确的。 ”白烨说

鲁迅文学院前常务副院长、着名作家评论家白树指出,路遥的现实主义、路遥的作品和路遥的精神值得思考。“我们认为我们不应该在目前的评估中过于狭隘地看待路遥。在我们的批评者或读者中,我们更注重路遥吃苦耐劳、在困难和逆境中勇敢奋斗的能力,以及过分注重激励的能力。事实上,路遥和他的作品远不止这些。路遥的现实主义既复杂又独特。 在《平凡的世界》,我们看不到两极之间的对立。他的出发点是一种对人的同情和一种伟大的爱。他没有写政治、社会学和伦理学中对与错的关系。他的小说指向对人的同情,描写人的尊严和价值。 “线描认为中国文化的价值取向是集体主义的,西方文化是个人主义的,但路遥对个人价值的肯定和追求不能简单地定义为任何一种。”我们对他的研究还不够,我认为这是他现实主义的精髓,这种解释还远远不够。" “着名评论家何邵军直言不讳地说,路遥显然是先锋派。”从《人生》到《平凡的世界》,基本上是写实的写作方法,但从《平凡的世界》的诞生和出版可以看出路遥是前卫的。 "

“在当时的文坛上,有一个问题是如何恢复现实主义的真实面貌。有些人在讨论如何写真正现实主义的作品。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正在寻求新的突破。现代主义、现代主义和其他新的创作方法开创了空的创作。整个文坛都在追逐现代主义的时尚。 ”何邵军指出,“在这样的状态下,路遥不是一个保守封闭的作家。当时,他阅读了大量现代主义作品,对现代主义文学了如指掌。他也喜欢。但是当他决定写《平凡的世界》和写一部巨着时,他想用什么方法呢?他对这个问题深思熟虑,最后决定用现实的方式来表达他想要表达的美好生活。 “何邵军认为路遥的先锋就在这里,他不会轻易被文学潮流冲昏头脑。”我认为他思考的非常重要的问题是,创作方法和他所代表的生活之间有着密切的关系。 他对创作方法的选择考虑周到。在整个文学风潮的鼎盛时期,他能够坚持用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创作《平凡的世界》。他能够逆潮流而动,坚持自己的想法,这反映了他的开拓性。 "

何邵军直言不讳地说,“我认为路遥的一个重要成就是他稳定了中国当代文学的现实主义,因为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出现了一股现代主义浪潮。路遥把我们的现实主义稳定在这种状态,证明现实主义也有广阔的前景。”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认为路遥的确在文学史上做出了独特的贡献。 “着名评论家张治中非常同意这一点。他认为在20世纪80年代,各种先锋和现代文学潮流承载了许多创作者,但路遥站在一个时代的制高点,用他独特的眼光看待这个时代。”他更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时代的气息,通过研究刘清和巴尔扎克,他对成为那个时代的职员有着非常清晰和清醒的意识。" ”

“为什么我们今天肯定路遥,其中之一就是肯定他对时代与文学关系的判断和选择,而这种判断和选择就是现实主义一直是其中的主流。虽然我们看到现实主义与现实主义,有时是浪漫主义,有时是非常激进的革命文学,或者像20世纪80年代的先锋派和现代派一样,但现实主义总是存在的,现实主义是大海的锚 ”张治中说道

他强调,“每个时代都可能有自己独特的风格和创作方式。从这个层面理解路遥给我们提供的经验也提醒我们,当前的文坛站在一个很高的层次上理解我们的时代,描述我们的时代。” “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社会经历了巨大的变化。然而,路遥的《人生》 《平凡的世界》一直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读者。为此,年轻的文学评论家李雷云认为,“路遥的笔触触及了我们这个时代不变的情感结构。我们仍然可以从小说中感受到一些在这个时代没有改变的社会、心理和情感的方方面面。" 中国作家协会创意研究部副研究员文悦说:“对于文学研究者来说,我们当然要研究路遥,他的作品,像他这样的作家的形象,以及他与时代的关系 更重要的是,我们应该通过路遥认识我们自己的时代。时代的趋势已经改变。路遥在个人主义方面占优势。个人主义仍然非常无知,并且仍然处于出现的边缘。每个人心中都有多毛的信念。然而,当不太清楚时,他用自己的作品将个人奋斗的意识镌刻到文学中。这样,他开启了80年代的文学,延续了改革文学的传统,这极大地促进了80年代的发展。 "

“今天,我们要回到他最初的观点来考虑他当时是如何看待自己的时代的,以及他是如何用什么样的眼光看待自己的时代的。我们的目标不是根据路遥重新书写他的道路,而是根据他的方法书写我们自己的道路。 ”文悦说 (完)

[编辑:白佳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