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同母异父姐妹花称自己遭强奸 嫌疑人是姐姐生父

两个向警方报案的姐妹

艾伦(化名),22岁,小菊(化名),19岁,自称是大约一个月前来到广州的同父异母姐妹,但有着噩梦般的经历。 经过几次考虑,他们选择报警

广州警方昨日告知媒体,9月16日18时左右,女性受害者何晓梅(女,四川,20岁)和何某(女,四川,22岁,同父异母妹妹)向黄埔警方报案,称她们分别于今年8月底和9月初在增城区南岗街的一所租屋和新塘镇的一家酒店被牟阳(男,四川,43岁)强奸

姐妹哭泣:嫌犯是姐妹的父亲

昨晚,在黄埔区的一家连锁酒店,记者遇到了艾伦和小菊。 艾伦说他们的家庭关系非常复杂。她和小菊是四川遂宁的同父异母姐妹。 早年,她母亲阿俊的父亲收养了一个男孩阿文(即上述牟阳) 大约20年前,阿尔琼和阿尔温,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结婚了。 但是当阿尔琼怀上艾伦后,她离开了丈夫阿尔温,再婚了,嫁给了何某。 后来,阿俊又生了小菊。 “阿尔文是我的生父,小菊通常叫他叔叔

艾伦说,由于她乡下老家经济状况不佳,她和小菊分别在13岁时被卖给大山的两个家庭做媳妇。 直到两人生下孩子,姐妹俩才看到离开这座山的机会。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艾伦成了“北漂”,而小菊留在四川工作。

最近,艾伦和小菊知道广州有很多发展机会,想到了黄浦南港的乘客艾尔文。 经过几次讨论,姐妹俩来到广州,在阿尔文避难。

小菊抽泣着说,姐妹俩分别于今年8月底和9月初在增城区南岗街的一所租来的房子和新塘镇的一家酒店遭到艾尔文的性侵犯,他还拿走了她们的积蓄。 艾伦和小菊表示,经过多次考虑,他们于9月16日趁艾尔文不在家时逃离了租来的房子,前往南岗派出所向警方报案。"没有出路,所以他们求助于媒体。" “昨晚9点左右,记者打通了两姐妹所说的“艾尔文”。" 阿尔文回应说,两姐妹没有所谓的性侵犯,警方也对他进行了调查,但他现在已经回家了。 阿尔文说这两姐妹的确是他的亲戚,但他不是他们的父亲或叔叔。他对他们也很好,但是他们没有在家工作,经常向他要钱。 这一次,两姐妹指控他强奸,因为她们没有给她们钱花。 他也断然否认强奸。

警方和相关部门正在核实姐妹俩所说的真实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