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87章 明抢手镯

作者: 吕颜  分类: 都市言情  更新时间:  直达底部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不过既然是嫂子你的赔礼,我就不客气了。”看了一眼价格,薛老太太依旧阴沉着老脸,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袁老夫人也不在意,看向一旁的导购员,“把这套簪子包起来。”

    薛老太太刻薄的老脸因为袁老夫人的大方反而变得更加阴沉,自己才是袁家的女儿,可如今竟然还一个外人施舍!

    别说三百万,当年三千万薛老太太都不放在眼里,也就上京一套房而已,但如今……

    “这边都是今年才出的新品,两位老夫人慢慢看。”导购员脸上是热情的笑,来店里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但只看了两眼就把三百多万的一套簪子买下来的人也不多。

    袁老夫人并没有兴趣,导购员就打算招呼薛老太太。

    “嫂子是看不上这些东西?也对,我记得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可留了几十套的头面,难怪看不上这些俗物!”薛老太太阴阳怪气的讥讽着,眼底的嫉妒让她满是皱纹的老脸显得愈加老态狰狞。

    袁老爷子的外婆是末年的郡主,出嫁时,压箱底的宝贝那是成箱成箱的送到了袁家,说是十里红妆半点不为过。

    这些古董字画、珠宝首饰一代一代的传下来,如今都在袁老夫人手里,日后袁致修娶妻了,老夫人肯定也是要传给孙媳妇。

    薛老太太曾经也见过外婆留下来的那些嫁妆,正因为见过,如今每每想起那都是烧心烧肺的痛。

    看着因为嫉妒而扭曲了老脸的薛老太太,袁老夫人温婉慈和的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却也不背这个黑锅,“当年那些首饰你不要,最后都折了钱给你带走了。”

    一想到当年干的蠢事,恼羞成怒的薛老太太厉声咒骂,“够了,你不过是欺我年轻气盛,故意诓骗我上当!”

    云英未嫁时,薛老太太端着清高自傲的架子,再者见惯了那些珠宝首饰,薛老太太那时根本没当一回事。

    后来她要结婚,袁老夫人也提了,薛老太太只当老夫人使坏,用这些看着华丽,却没什么用的首饰来打发自己。

    都进入新时代了,谁还会戴那些老掉牙的头面!也不过是工艺漂亮一点,镶嵌的各种宝石大了一点,可终究是过时的东西。

    可如今,薛老太太才后悔没从家里多带一些走,这些都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珍品,四五十年前的时候还不算多贵重,还不如古董字画能摆出来,那些头面只能放在收藏室里蒙灰。

    但这些年经济腾飞了,这些珠宝首饰的价格那是几十倍,上百倍的增值,而且还是有钱都买不到的珍品。

    气的几乎要吐血,薛老太太继续看珠宝首饰去了,否则看着袁老夫人这平和淡雅的面容,薛老太太就会想起当年愚不可及的自己!

    “小棠,我们坐着休息一会。”袁老夫人带着方棠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薛老太太这架势,没一两个小时是不会走的。

    方棠想起湖心岛收藏室那些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不由问道:“当年一件都没带走?”

    袁老夫人笑着点了点头,“在我们那个年代,那些首饰虽然也值钱,但卖不上高价。”

    能买得起的人,家里都有收藏;普通人即使喜欢,却连肚子都填不饱,怎么可能买华而不实的首饰,所以那个年代这些珠宝首饰就变得鸡肋了。

    袁老夫人看了一眼背对着自己的薛老太太,柔和的目光里有笑意闪过,“大学时,她以交换生的名头去国外待了几年,学了一些西方的东西,认为我是用这些老旧的头面侮辱她。”

    方棠清冷的双眼微微睁大几分,即使她不贪财,也不爱打扮,可那些一代一代传下来的珠宝首饰,“现在薛老太太肯定想袁奶奶你多侮辱她几次。”

    “你这个促狭鬼。”袁老夫人被一本正经的方棠给逗乐了,笑着点了点她额头,“一会见到你袁爷爷不许口无遮拦。”

    不管如何,这终究是袁老爷子的亲妹妹,袁老夫人纵然心思简单,却也清楚血缘关系是斩不断的,自己倒无所谓,小棠毕竟是小辈还是外姓人。

    方棠怔了一下,她不是多话的人,却是个直性子的,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尤其是在亲近的人面前,方棠真没想到这一层。

    “你袁爷爷就这一个妹妹,说到底她求的不过是钱财,袁家也不缺。”袁老夫人轻声给方棠解释着,“没必要为了一点钱闹的不愉快,不值当,懂吗?”

    这也是之前薛老太太口无遮拦咒骂方棠时,袁老夫人一气之下打了她一巴掌,老夫人动手了,袁老爷子不会说什么,薛老太太是什么性格,袁家上上下下的人都清楚。

    可如果是方棠动的手,袁老爷子嘴上绝对不会说什么,但心里多少会有点疙瘩,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薛老太太再多的不对,她也是老爷子的亲妹妹。

    “我知道了。”方棠明白的点了点头,这一点她在蒋老爷子身上深有体会。

    不管多看重蒋韶搴,但每一次蒋家父子有矛盾的时候,蒋老爷子嘴上责骂蒋德勋,可私底下却依旧会帮衬他几分,手心手背都是肉,杀伐果决的蒋老爷子如此,同样的,袁老爷子也是如此。

    看着面容清冷,可却十分乖巧懂事的方棠,袁老夫人眼神愈加柔和。

    柜台前的薛老太太看着这些琳琅满目的珠宝首饰,却没有了来之前的喜悦,她结婚时,带走了三家公司,当时还洋洋得意,珠宝首饰不过是死物,公司才是下金蛋的金鸡。

    可如今回头一看,公司会亏本,但那些珠宝却从几十万上百万飙升到了上千万,甚至上亿的价格。

    一想到袁家那些藏品,薛老太太恨不能时间倒转回去,把收藏室搬空了,随便拿几件出去卖了就能解决薛家的经济危机。

    这也是薛老太太最憋屈的地方,当年袁老夫人真的是打开了收藏室的门,她看上什么都可以带走,但薛老太太坚定的拒绝了。

    即使头发已经花白了,但心里不痛快,购物绝对是最快最好的发泄方式。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薛老太太已经给薛瀚的儿子小宝挑了三件礼物,三个孙女儿还没有孩子,可老太太也挑了,美其名曰等孩子出生之后可以送过去,有备无患。

    再加上那一套白玉簪,价格已经超过一千万了。

    “就当是我给几个孩子的礼物。”袁老夫人很干脆的付账,这样的场面每年都要上演一两次,袁老夫人也不想和薛老太太因为钱而争辩。

    “嫂子当年果真有眼光,嫁得好就是不一样!”薛老太太含沙射影的刺了几句,明明是自己得了实惠,可一想到袁老夫人上千万随便花,薛老太太那叫一个恨,自己才是袁家的女儿啊!

    袁老夫人淡淡的开口:“的确,我这辈子最幸运的就是和你哥共结连理。”

    “你!”薛老太太对堵的无话可说,想发火,但一想到袁老爷子对老夫人的看重,薛老太太只能压下火气,视线一转,忽然对着导购员开口道:“我听说你们店里有一只帝王绿手镯,拿出来看看。”

    普通翡翠上京这些贵妇们谁都不缺,但品相达到帝王绿级别的,这不仅仅是高昂的价格,更是因为稀少。

    袁家倒是有一套,早年袁老爷子弄到了一块半开窗的原石,请了玉雕师把拳头大的翡翠切出一只镯子,镯心和边角料则做了两枚戒指、一条珠链、两个挂坠和一枚无事牌。

    别小看这一套首饰,若是拿出来拍卖,估计至少三个亿往上的价格。

    “这需要请示经理。”导购员也被薛老太太的财大气粗给惊到了,缘收藏的这支帝王绿手镯,据说曾经有客人出价一个亿,但老板都没卖,颇有奇货可居的意思。

    “那你还不快去!”薛老太太老脸一沉的骂了一句,吓得导购员赶忙到一旁打电话通知经理。

    袁老夫人眉头微微皱起,一千多万对袁家不算什么,她也没指望一千万就能打发走越来越贪婪的小姑子,否则袁老夫人也不会在方棠那里放了一张银行卡。

    可帝王绿手镯的价格绝对不低,尤其是缘这家店里的,这才是真正的镇店之宝,之前的一套白玉簪不过是噱头。

    “芃玉,帝王绿的手镯可遇不可求,你带够钱了吗?”袁老夫人态度冷淡的询问。

    薛老太太的脸一下子涨红了,又变为铁青,怒不可遏的看向袁老夫人,气的浑身直发抖,“就算嫁去衡州了,我也是袁家的女儿,你丈夫是我哥哥,袁海川是我亲侄子,我要买一件首饰还给不起钱吗?”

    薛老太太面容狠厉,可方棠却看出她的色厉内荏。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算袁爷爷会护着薛老太太这个妹妹,可老爷子年纪大了,而海川叔只是侄子,绝对不会去护着一个处处针对、欺压自己母亲的姑姑,现在的退让也只是看在袁老爷子的面上。

    这么浅显的道理方棠都知道,更别提一把年纪的薛老太太,她知道只是不愿意承认。

    所以之前即使挨了一巴掌,薛老太太也没有负气离开,当年那个高傲不可一世的袁家千金在几十年之后,终于认清了事实。

    袁老夫人并没有和薛老太太做口舌之辩,“我只带了一张卡出来。”

    愤怒之后,薛老太太也冷静下来,阴狠的目光转而看向一旁的方棠,“这不还有一个人,就当是我借的。”

    借了,日后薛老太太不还,袁老爷子总不能让自己妹妹欠着方棠的钱,那肯定是袁家来还这笔钱。

    方棠对衡州薛家不了解,也就刚刚休息时听袁老夫人简单的说一下,这会方棠是看出来了薛老太太是真缺钱,甚至连脸面都不顾了,只想仗着身份和辈分抠钱。

    “我卡里也只就一千万。”方棠刚说完,看着薛老太太瞬间愤怒的表情,方棠都无语了,“也没谁会带上亿出门逛街。”

    旁边几个导购员都没敢说话,可一个个脑海里就跟开了弹幕一样,也没谁带着上千万出门逛街的!

    看看面容清冷却显得稚嫩的方棠,再看看穿着店里制服的自己,人和人真没办法比!她们一辈子也赚不到一千万那……

    “蒋家几代人的私藏都在你手里,你还差钱?”薛老太太尖锐着声音驳了回去,可心里却嫉妒的发狂,狠辣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方棠和袁老夫人。

    凭什么这些嫁进来的人一个一个都飞上枝头,而自己这样身份尊贵的世家名媛结婚之后却如此潦倒!

    蒋韶搴自从在上京公开了身份后,蒋家那点事大家族也都知道,杨芮也是个有心计的,所以上京的人都知道蒋家那些价值连城的收藏品都被蒋老爷子给了蒋韶搴,然后又到了方棠手里。

    杨芮这位蒋家当家主母,蒋涵这个小公主却是什么都没有,有人说蒋老爷子的确偏心,但聪明的人更多,蒋韶搴都放弃蒋家的家主之位了,拿点收藏品当补偿怎么了?

    杨芮若是不甘心,她可以换那!有了蒋家,多少收藏品弄不回来,说起来真正吃亏的还是蒋韶搴,杨芮放出这个消息还真落了下乘,她不过是权势地位和财富都想要,但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

    “两位老夫人,下午好。”收到消息的经理急匆匆的赶了过来,刚刚他已经从导购员口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

    经理笑着继续道:“手镯因为贵重,所以是放在里面的保险柜里,两位老夫人和这位小姐如果想看的话,还请随我过来。”

    这可是大客户,一出手就消费了上千万,这如果一高兴把手镯买走了,经理一想到自己丰厚的奖金,脸上职业化的笑容几乎都维系不住。

    薛老太太是铁了心的要都弄点钱,根本不管袁老夫人和方棠,跟着经理就往里面贵宾室走了去。

    “薛家如果缺钱,即使多两个帝王绿手镯也解决不了。”方棠是做古董文物修复的,她也清楚帝王绿手镯的价格,品相差一点也要三五千万,如果是极品的帝王绿,上亿的价格也正常。

    但对一个大家族而言,一个亿的资金真的不算什么,公司一个项目的前期投资都不止这个数,薛老太太这急切搂钱的举动很诡异。

    “先看看再说。”袁老夫人终究是宽和的性格,薛老太太连面子都不要了,她这样耍无赖,袁老夫人也没辙。

    贵宾室里,经理戴上了白手套,打开保险柜之后,小心翼翼的把放在盒子里的手镯给拿了出来放到了桌上。

    “两位老夫人请看,这只手镯水头好,种也非常老,颜色是正绿色,手镯内部胶质感强,市面上绝对没有比这只品相更好的镯子了。”

    经理的介绍虽然偏向性很强,但他这话也不是夸大其词,在黑色锦缎的衬托下,手镯散发出莹润的绿色光泽,一眼看去就知道是极品中的极品。

    袁老夫人见的用的都是好东西,再者她对珠宝首饰这些奢侈品并不是多喜爱,所以只是惊叹了一下。

    可一旁薛老太太却眼中冒着光,按捺不住贪婪。

    这些年来,薛家男人的事业发展的好,可因为在体制内工作,薛家的男人都很低调,最普通的西装,中档的手表,出入也只是符合身份的车子,和奢华完全不沾边。

    但薛老太太却不同,她是袁家娇养着长大的名媛,金尊玉贵的身份,结婚后薛家的产业都教到了她手里。

    可如今薛家经济亏空严重,薛老太太多少年都没见过这么漂亮的镯子了,而刚好镯子是大圈口,袁家人体型偏胖,薛老太太手腕也挺粗,这手镯就好似给她量身打造的。

    “我试戴一下。”薛老太太一脸高傲之色,似乎这帝王绿手镯勉强入了眼。

    “好的,我帮您戴。”经理笑着接过话,拿起手镯动作轻缓的套进了薛老太太的手腕上,这也是因为薛老太太每年都来店里消费,否则这么贵重的手镯普通客人真没资格试戴。

    薛老太太面相看着刻薄,手腕也粗了一点,肤色却偏白,帝王绿的手镯这么一戴,整个看看着更为富贵奢华。

    “手镯不错。”薛老太太晃了晃手腕,右手摸了两下,忽然开口道:“嫂子,这手镯就当你给我的赔礼。”

    不等袁老夫人开口,薛老太太转身就往门口走。

    一旁的经理傻眼了,呆愣一瞬后回过神来,“老夫人,您还没有给钱……”

    方棠也愣住了,她真没想到薛老太太竟然能干出这事来,她这是要明抢吗?

    “老夫人,您不能走!”经理赶忙追了上去。

    “让开!”薛老太太厉声一喝,抬手就要推开挡在眼前的经理,动作幅度大了一点,看着薛老太太手腕上晃动的镯子,经理吓的呼吸都快停了,这要是一不小心磕门框上,卖了自己也赔不起啊!

    “后面是我嫂子,他会结账!”薛老太太丢下话,出了门继续往外走。

    “可……这……”经理想要追出去,但薛老太太一把年纪了,手腕上还戴着价值上亿的帝王绿手镯,经理不敢上前,不由回头看向袁老夫人和方棠。

    “小棠,算了。”看着方棠要去拦人,袁老夫人连忙拉住方棠的胳膊,“我来结账。”

    “老夫人?”经理刚刚已经通知保安拦下要出门的薛老太太了,可他也不敢动粗,毕竟薛老太太每年都要来消费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如果能圆满解决自然更好。

    袁老夫人点了点头,“我家小姑子和我闹性子,请多包涵。”

    在外面,袁老夫人还是要维护薛老太太,也是为了维护袁家的名声,这事如果真传出去,薛老太太是丢人,可袁家的名声也不好听。

    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袁老夫人这边的转账已经到了,经理核对完金额之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连忙把帝王绿手镯的相关发票递给了袁老夫人。

    袁家别墅。

    薛老太太回来之后以疲惫为理由进房间休息了,袁海川和袁致修等在大门口,看到车停了下来,父子俩走了过去。

    “妈,听说您老今天可威武了。”袁海川打趣的笑着,他母亲是最温柔温雅的性格,临老却破例了,值得纪念。

    “一亿五千万也没了。”袁老夫人嗔怒的瞪了一眼袁海川,这一巴掌可真够值钱的。

    袁海川哈哈笑了起来,搀扶着袁老夫人的胳膊,笑着看向方棠,“小棠今天保护不力啊。”

    “我没想到。”方棠也很无奈,薛老太太再刁钻刻薄,那也是袁家的女儿,当年也是精心教养的世家名媛,方棠怎么能想到几十年之后,都当太奶奶的人还能干出明抢的事来。

    “所以说致修面子浅绝对遗传了我妈,我们袁家人那都是厚脸皮的。”袁海川顺道连袁致修这个儿子都打趣了,别看袁老爷子笑容慈爱,袁海川也是温和常笑的性子,实际上袁家人骨百度一下“实力宠妻:天才修复师丽英看书网”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