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于休休的眼神让韩惠生出了勇气。

    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很想把自己的经历,以及那些不能诉诸于口的事情全部讲给她听。可是那个秘密在心里久了,早已生了根,一旦拔出来,就像锋利的刀子在割肉一样,心底无端升出恐惧。

    何况,他再三警告,不能告诉别人。一旦说出来了,她就要受到惩罚。

    韩惠亮起的目光,又慢慢暗下,像忽然被抽走了胆气,不敢再面对于休休。

    “我们就是网上认识的。谈了一段儿,约了见面,彼此感觉还可以,就处下来了。”

    谢米乐问:“他是做什么的?”

    韩惠说:“it。”

    it这个说法比较广义,但韩惠没说具体,她们不好追问。

    于休休看谢米乐目光越来越锐利,生怕她一个激动说出什么让韩惠不舒服的话,笑着圆了场。

    “我们边吃边说吧。他不来,我们还不聚了怎的?”

    韩惠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微微一笑。

    “好哇。”

    她们仨很久不聚了,于休休一个开心,就点多了菜。

    看到满桌子珍馐,韩惠边吃边叹气,说浪费。

    谢米乐打趣:“于总买单你怕什么?再说了,现在的于总已经不是过去的于总了。”

    韩惠问:“那是什么?”

    谢米乐脸一沉,表情严肃,“现在是于·盛天总裁夫人·霍总的甜蜜小娇妻·霸总的作精情人·总裁夫人想翻墙·小鱼ceo·总。”

    “噗!”

    韩惠直接喷笑。

    于休休白了谢米乐一眼,起身。

    “卫生间,呕吐一下。”

    谢米乐啊一声,故作吃惊,“有了啊。”

    于休休咬牙敲她,“谢米乐,你要挨收拾知道不?”

    她哼声,拉开椅子去卫生间。

    这个时间点,正是上客的时候,店里生意很好,里面人声鼎沸,外面已经开始排号坐等了。

    于休休看一眼,推开洗手间的门儿。

    手刚按在门把上,她停下。

    洗手间外,是一个侧面的洗手台,她眼角余光刚刚好像扫到一个人影,看到她,又迅速退出去了。

    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蹿上心头。

    于休休推门进去,心脏砰砰乱跳。

    有时候,恐惧是一种气场,

    明明什么都没有看到,直觉却清晰地传递给了她这种感受,仿佛四周的空气都充斥着恐怖的氛围。

    仿佛有一双眼,在未知的角落瞪着她。

    她抬头,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有时候恐惧来的会莫名其妙,但大多情况是自己吓自己。

    于休休觉得自己反应过度。

    仔细地洗了手,她擦干净水,烘干,然后往外走。

    一个人站在外面的走廊上,戴着帽子,头低着,背对着她在打电话。

    于休休看了一眼,回到座位上。

    “惠惠呢?”

    没看到韩惠,她愣了愣,问谢米乐。

    谢米乐正在慢条斯理地剥着虾,“上厕所去了,没碰到吗?”

    “没有啊!”

    于休休下意识地望卫生间方向望了一眼。

    有几株绿植摆在那里,挡住了视线。

    她皱了皱眉,和谢米乐聊了起来。

    “你觉不觉得惠惠不对劲儿?”

    谢米乐扭过头,“她不对劲儿又不是一天两天了。”

    叹口气,她又说:“你能期待一个活下去都靠努力,无数次想要轻生的人很对劲儿,那不是扯淡吗?”

    于休休挑挑眉:“也是。”

    “别担心。”谢米乐说,“我看她现在状态挺好的,至少有了爱情的力量,不至于再轻生是吧?”

    “嗯。”于休休笑盈盈地看她,“那咱们来说说你吧?”

    “我?”

    谢米乐的眼睛里,下意识就浮上了笑。

    人是不是真的开心,是很容易感受到的。

    她嘴上说没什么可说的,但是语气里的愉悦于休休听得见。

    “感觉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喝你和钟霖哥的喜酒了。”

    韩惠回来了,接了话去,“米乐要结婚吗?”

    “可不么?”于休休笑着看她,下意识望向她背后。

    一个男人从绿植后面走过去,一身黑衣,戴了个鸭舌帽,走得很快,转瞬不见。

    好像就是她刚才看到的那个人?

    ……

    吃过饭,于休休准备去结账,结果被告之,韩惠已经结过了。

    于休休怔了下,有点替她心疼钱,谢米乐却满脸欢喜地揽住韩惠。

    “哈哈哈,我就欣赏你这种默默奉献的精神。”

    韩惠脸上红润润的,似乎挺开心。

    “每次都是你们请,偶尔我也要请一次嘛。”

    于休休没有再说什么,三个人说说笑笑的出来,门口停着霍仲南的车。

    来的时候,是司机小程,可是车窗摇开,司机换成了钟霖。

    霍仲南坐在后排,只露出半张阴阳不定的脸,“上车。”

    于休休发愣,“你怎么来了?”

    霍仲南说:“接你们。”

    很多人说他不近人情,冷漠孤傲。可是,于休休发现他冷漠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细腻的心,很懂得照顾到别人。

    毕竟这里不仅有她,还有她的朋友。

    “好吧,谢谢老大啦!”

    于休休不跟她客气,只招呼韩惠上车——因为谢米乐用不着她招呼,直接坐到了副驾上,正在跟钟霖说话。

    看这情形,两个人的感情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见了家长之后,明显有了“一家人”的感觉。

    “那个,我就不跟你们去了。”韩惠局促地提了提包带,眼皮垂下,涩味的笑,“我走走,消消食,然后自己打车回去。”

    于休休知道她是怕麻烦他们,热情地催促,顺便揽住她的肩膀往里推。

    “走了啦,别拧。”

    她从来不拿韩惠当外人。

    韩惠看她一眼,神情悻悻的,还是拒绝。

    “不了。”

    “你怎么回事儿啊?”

    于休休虎着脸,“咱们会把你拐去卖了咋的?”

    她在家人和朋友面前比较直接,不会去思考太多,也没弯弯绕的心思。

    谢米乐却回头看了一眼,“你这小蹄子越来越霸道了。惠惠想自己走走,就走走呗。她这么大个人了,又不会掉。”

    韩惠松口气,笑着说:“是的啊。我吃得太撑了。坐车不舒服,一会要晕吐。”

    她抚了抚心窝,又不好意思地笑。

    “怕浪费,吃太多。”

    “唉。好吧好吧,随便你。”

    于休休拿她没办法,上了车,跟她挥手再见。

    等汽车驶入车流,她回头看时,已经看不到韩惠的影子。

    于休休莫名有点烦躁,“谢米乐,你今天怎么总是给我作对啊?”

    “你不能这样,于休休。”谢米乐回头,看着她笑了笑,“惠惠不惯和陌生人相处,她可能心里有畏惧,咱们又何必逼她呢?”

    “我们是陌生人?”

    “钟霖和南哥是啊!”

    “……”于休休无话可说。

    “还有。”谢米乐说:“她结账了,哪怕你再替她心疼,都不要表现出来。虽然你是真诚的,想为她减轻负担,但她不一定乐于接受。有时候,我们看似无私的关心,可能只是感动了自己,不仅得不到同等的回馈,说不定会招来恨意。”

    “……”

    于休休半晌没吭声。

    “我……做错了吗?”

    她有个好处,有问题能虚心接受别人的建议。

    谢米乐淡淡一笑,“不是你错了,是你太善良,太单纯了。”

    “???”她单纯吗?

    “好吧,我听你的。”

    于休休认真地看着她的后脑勺,突然啧了声,“受过哲人熏陶的女人,说起来话,果然是一套一套的。我服。”

    哲人这个梗,只有她俩知道。

    钟霖听得一脸莫名,“什么哲人熏陶?”

    他疑惑地问谢米乐干什么了。

    谢米乐朝于休休翻个白眼,“没什么,有个傻子,被我俩戏称为哲人。”

    “哦。”

    钟霖没有再说什么,霍仲南的唇角却挂着淡淡的笑意。

    一个被于休休冠上了无数个外号的大魔王,他大概知道哲人是谁,但没点破。

    “吃饭还愉快吗?”他上下打量于休休。

    “还行。”于休休说,“可惜了,没有看到韩惠的男朋友。”

    霍仲南抬了抬眉,“你有空,带你朋友去找吴梁。”

    “吴梁?什么意思啊?”于休休没反应过来。

    霍仲南看着她,不说话。

    于休休说:“吴梁不是心理医生吗?惠惠不至于吧?”

    “她很至于。”霍仲南语气很淡,但不容置喙,“她的病,再不治,没救了。”

    于休休吓了一跳:“有这么严重?”

    霍仲南:“嗯。”

    “你怎么知道的?”于休休不喜欢在男人面前八卦闺蜜的私事,所以,韩惠的大多事情,她都没有在霍仲南面前说过,而霍仲南也很少和韩惠接触,不可能知道太多。

    “你该不会会算命吗?”

    她似笑非笑,没正形的样子。

    霍仲南瞥她一眼,决定不再理她。

    “喂?”于休休又乖巧了,“你说啊。你怎么看出来的?”

    “……”

    钟霖笑着接过话来。

    “因为吴梁曾经说过,霍先生比专业的心理医生拥有更高的造诣和专业水平。”

    他不敢说,吴梁只是霍仲南的第八个心理医生,在他之前的七个心理医生在霍仲南面前走不到几个回合,都精神障碍了。

    也可以说是,久病成良医,一眼看穿。

    这些事情,不好说太多。

    于休休get到钟霖的潜台词,唔了声,挽住霍仲南的胳膊。

    “大魔王,真有你的。不过,惠惠应该不会接受治疗,如果我贸贸然带她去看心理医生,会不会很奇怪?”

    霍仲南手滑下来,握住她的小手,在掌心攥了攥,“心理疾病,和其他疾病没什么不同。是人,都会有。有什么奇怪?”

    谢米乐说:“她肯定会排斥的。这个问题无解。”

    于休休点头赞同,“对啊,惠惠可固执了。无解。”

    霍仲南看她,抿了抿嘴,似是想说什么,终又沉默。

    不是每个人都值得他花心思去帮助。

    刚才提醒那一句,已经是他为了于休休做出的最大善意。

    ……

    钟霖把霍仲南和于休休送到于家,带着谢米乐离开了。

    这小情偘最近有点如胶似漆的意思,于休休看得眼热。

    “他俩怎么这么好呢?”

    “我们不好?”霍仲南倚在门口,看她,表情冷淡。

    “我们当然好了。”于休休掐他一把,意指当然地说:“今天晚上你帮我做个设计方案,我们就更好了。”

    霍仲南微微一笑,搔她脑袋。

    “你很可以。”

    这些天,蹭吃蹭喝的结果就是,于休休把他利用得十分彻底。

    设计方案,施工图,能假手于他的,她从不客气。

    霍仲南怀疑,她可能会把整个小鱼公司都交给他去处理,而她坐着收钱就行。

    “我只是懒而已、”于休休嗔怪地看他,身子半倚半靠地落在他的怀里,“除了懒,我还有什么缺点吗?”

    霍仲南下巴绷紧,“你说呢?”

    于休休眨眨眼。

    “除了懒,还馋。能躺不坐,能坐不站。有人宠着,就决不自己动手。”

    霍仲南斜她一眼:“有自知之明。”

    于休休紧紧闭上眼,额头抵在他怀里,使劲儿磨了磨。

    “我在撒娇。拜托。”

    霍仲南低低一笑,揽住她的肩膀,低头去吻她,可是因为于休休换了鞋,大概这个角度,让他的吻不那么方便,他勒住她的腰就往上抬了抬。

    唇上一热,脚后跟却离了地。

    于休休脑子嗡声,突然有些激动。

    ……这是对她的身高充满了恶意啊,有没有?

    气喘吁吁,他不肯停下,似是食髓知味,拖住她的腰反转过去,将她压在鞋柜上。

    咣!

    一声巨响,刺激了于休休。

    “喂,进去。先进去。”

    霍仲南眼睛带了笑,低头看她,嘴唇红红像果冻般,又忍不住啄了啄。

    “进不去。”

    “我靠!”

    于休休死狠死狠地在他腰上掐了一把。

    “从今天开始,我们家没你的饭了,带着你的猫,回你的南院吧。”

    这是急眼了?

    霍仲南满眼是笑,追着进去,就看到苗芮抱着皮蛋走过来了。

    “说什么呢?”

    她瞄着于休休,满眼的不乐意,一只手却宠爱地抚着皮蛋的背毛。

    “是谁要撵我们皮蛋走?是不是皮子造痒了,嗯?”

    于休休:“……”

    “妈!我才是你的亲闺女。”

    “连一只可爱的小猫咪都不能容忍。这亲闺女,不要也罢。”

    苗芮看着霍仲南,“这个人,你领回去吧。”

    于休休:……

    皮蛋:喵~

    ……

    ------题外话------

    没分章。今天有点不舒服,只有这些了。

    对不起你们!比心~百度一下“于休休的作妖日常丽英看书网”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