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杨岳在镜头面前完成了还原“花之行刑者”的调香工作。他捧着那小小一瓶香水,笑着问主持人:“你愿意尝试这款香水吗?”

    主持人当然愿意,只是之前杨岳说这款香水又咸又甜还有药味,她还是有点担忧:“给我喷一点点就好了,万一我不能接受这种气味——”

    她话音刚落,杨岳就毫不客气地拿起喷瓶朝她喷了两下,浓重的水雾弥漫在演播厅里,主持人脸色都变了,立刻捂住鼻子:“我发觉我属于大众人群,不能接受这种小众的气味。”

    天啊——

    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香水味?!

    她在心里吐槽,这根本就已经不能称得上是香水了吧?简直就像是一种又咸又腥的中药,恶臭!

    杨岳笑道:“的确,我也不太喜欢这种香味。里昂老先生在过去有许多著名的作品,但是很奇怪,他赋予了这款作品如此美丽的名字,没有给它跟名字相配的香气。”

    使用现场模式的观众也崩溃了,一个个忍耐不住暂时退出节目。毕竟只要使用了这个模式,他们也能跟主持人一样闻到一模一样的气味。

    观众们满腹牢骚,不断抱怨:“为什么要选择这样一款香水呢?明知道味道不好闻,还要让大家一起闻到,换那种甜甜的花果香的香水不好吗?”

    “闻到那个味道以后,我觉得肚子里的营养液开始翻腾,很快就要顺着我的食道逆流而上。”

    “羡慕你们这些吃了营养液的,我吃的是合成肉排,本来那种人工人肉就很难吃了,现在再闻到这种倒胃口的气味,我真受不了!”

    云染调整轮椅,转到了室内新风系统的开关上,直接按下,把直播间那股久久不去的古怪味道全部吸走。

    主持人看见了她这个举动,笑道:“谢谢云染,不知道你调配的那份香水完成了吗?”

    云染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试香纸,很认真地科普:“如果不确信这款香水非常适合你本人,最好先用试香纸试香。香水沾上身,会有几个小时的留香时间,谁都不想带着不喜欢的气味到处走。”

    她小心地将自己调配完的成品喷在试香纸上,递给主持人:“这是我的成品。”

    她跟杨岳使用的材料都是一样的,就是摆在台面上的那一些,而且她也选用蜡菊作为主香调。

    那么,如果不出意外,他们两人调配出来的成品应该是气味雷同才对。

    主持人接过试香纸,抱着一股大无畏的牺牲精神猛地嗅了一口——这是她的工作,就算不喜欢这种香水味,也必须忍耐。

    而令人惊讶的是,刚开始的香气的确是跟杨岳调配出来的有点像,可是一点都不难闻,更美妙的是,那浓烈的蜡菊,仿佛融合在褐色的焦糖糖浆里,焦木的气息干燥而又微带辛辣,冲淡了所有的甜腻。

    这款香水无比矛盾,拥有着波澜壮阔的冲突和对立,甜蜜与苦涩对比,鲜花与木头冲突,爱恨两难……

    主持人主动伸出了手腕,问道:“香水是不是应该喷在手腕上比较好?这香气太上头了,开始时候不太习惯,但是回味一下,觉得还闻不够。”

    浓重得像中药,可是中药的苦涩又透出一股甜蜜,朴质而又厚重,就算只是轻嗅一口香气,都能感觉到其中饱含的激烈情感,正像云染之前介绍的香水背景。

    这是一位年老的调香师送给素未谋面的母亲的礼物。

    他从小就被母亲扔在了孤儿院,从生到死,他都没见过母亲的容貌,他怨恨自己被抛弃,可是又暗暗希冀着他的母亲会是如何一位大方得体的女士。

    云染听到主持人这句话,忍不住笑了一下。

    她笑了,身上那股严肃的气势就此崩塌。

    “开始觉得不好闻,是因为这气味代表着恨意,而后续的香气变化不断堆叠出期待、幻想、亲情,你也能体会到这种纠结的情感。这就是调香最神奇的地方,香水会告诉你一个故事,你再用你自己的亲身经历为它谱写一个喜欢的结局。”

    “嗯嗯嗯,我的眼前已经浮现出画面来了。”主持人趁着镜头转移到云染那边的时候,顺手把试香纸偷偷藏进了口袋里。

    她这个举动没有被拍摄进去,可是使用现场模式观看节目的观众们都看得一清二楚。

    虽然这种偷藏试香纸的行为实在有点low,不过看在这是一款有故事的香水的份上,大家还是挺谅解的。

    ……

    杨岳在接下去的节目过程中俨然成为了一个边缘人,几次三番想把话题引过来,但是主持人根本不想理他。

    他的香水太臭了,他身上免不了带着那股臭烘烘的中药味,只要一说话一行动,大家就能闻到。

    他原本的计划是用一款非常奇葩又猎奇的香水引起人们的热议,这就又能免费送他上热点新闻。

    谁知道半路上杀出来一个云染,明明大家用的材料都是差不多的,为什么她的成品就跟他的完全不同?

    主持人也有此疑问:“为什么同样都是药味,还使用了蜡菊做主香调,但是你跟杨调香师的作品相差十万八千里?”

    还是她把对方吊打出十万八千里的那种。

    云染:“调香的基础就是你必须了解香料,甚至去了解植物本身,当你看到它的时候,记忆中就能立刻回忆这种香味,同时在调配的过程中需要等待香气层层融合,并不是说——把它们混合在一起,这就是调香了。”

    两个小时的访谈节目很快就走向尾声,使用现场模式观看的观众们依依不舍,要求再把节目时间延长一小时,最好还能让云染再动手调香。

    但那是不可能的,节目和节目都是固定的时间区块,这个节目延长了,就会导致下一个节目顺延。

    主持人在握手之后,问了一个大家都很想知道的问题:“那您……这瓶花之行刑者的香水,能不能给观众当抽奖礼物?”

    云染:“……哦,可以。”

    她还以为自己可以把成品带走的。

    ……

    云染在这期访谈节目把杨岳衬托得格外无能,他的公关团队在头秃的前提下,只能想办法降低这期节目的热度。

    可是花了钱也很难降下来。

    云染首席科学官的身份太耀眼了,她在节目中的表现也颇为惊艳,大家纷纷感叹:有一个人她比你智商高,也比你努力,就算是一点私底下的小爱好,她也能做成专业的。

    团队没办法,只能发稿子抨击她曾经参与过基因改造的实验,甚至还引导大家去联想,她现在都已经不能算是个人类了,只能算是基因改造的产物。

    杨岳团队写这份稿子的前提是为了胡编乱造污蔑她,但是偏巧不巧,他们还是真是触碰到了真相!

    江砚殊看到通稿下面的纷纷扰扰,只是笑了一下,深藏功与名。

    所有的证据其实在许多年前早就被云染的父母销毁了,而剩下没有处理干净的细枝末节已经被他抹去。

    世人永远不会找到任何有用的证据。

    而他不会把真相说出来的。

    科学研究院突遭这飞来横祸,只能把云染当年领衔的基因实验的部分影像公布于众,当然所有的实验数据都会被抹掉,就只剩下他们实验的一个过程。

    这些影像能够证明,云染除了用基因手段提高了身体强度之外,并得到任何益处,并且她的这项研究已经应用在医学领域,拯救了许多身体虚弱承受不住治疗、求生意识下降的病人。

    这一下,杨岳和杨岳的团队就像捅了马蜂窝。

    就算到了星际时代,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和自己的家属不会受伤不会生病,如果在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治疗手段,这就是最后一线生机!

    就算是反对基因改造项目的团体也不能说这项研究是反人类的。

    大家群情激奋地杨岳的主页下骂:“自己标榜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复古派调香师,却还不如人家科学官的调香技艺娴熟,人家有吹过一句吗?真是半桶水不满还到处乱晃!”

    “之前发通稿蹭人气,现在发觉人气蹭不到,就开始发通稿黑人,你这么能干你妈妈知道吗?”

    “这种喜欢炒作的网红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关注?你们为什么不关注一下我国的科学家们?他们才是为我们的国家奉献自己一生的人!”

    江砚殊看到这里就知道,不必要再看下去了,关注这种无聊的事,不过是浪费时间。

    我又做了新口味的辣条,你要尝尝吗?沉迷于研发辣条的系统端着盘子,跑到他身边。

    江砚殊从盘子里拿起一根辣条,随意地放进嘴里尝了一下,给予了肯定:“嗯,很好吃,继续努力!”

    还不知道自己是被敷衍的系统快乐地在原地转了一个圈。

    它登上自己的光脑,打开自己的店铺看了看订单详情。

    果然,今天又是活力满满卖辣条的一天,它发誓,只要它不退休,它就一定会把辣条变成整个联盟最流行的零食。

    做各种口味的辣条果然要比做家务有意思多了。

    ……

    云染看着联盟农业学院给她发来的任职邀请函,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关掉了光脑。

    老实说,一旦停止了投入全部精力和心血的基因项目,她其实有些怅然若失。但是那一点点空虚早已被别的东西取代了。

    人的一生是有限度的,可是能够学习的东西永远是无涯的。

    她成为了农业学院第一位带有科学院终生成就奖光环的植物学教授,简直就是称霸了教授界。

    唯一让她有点不满的是,她的学生并不都是聪明人,但是她忍了。

    “染染,”江砚殊放下手上的平板电脑,晨间的新闻他已经翻了三遍以上,再翻下去,他很快就能流利背诵了,“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将来?”

    云染疑惑地从一堆在她看来可以称得上是狗屁不通的论文当中抬起头来:“什么?”

    “就是,开展一段受到法律保护的关系?”他十指交握,左手无名指上的指环正闪烁着微光,颇为期待地暗示。

    在很早以前,由于父母亲那段失败至极的婚姻,他曾经认为,自己一定是不婚主义者,婚姻这种东西都是操蛋而又无聊的。

    一个人何必非跟另一个人绑定在一起?

    可是他现在已经克服了心理障碍,甚至做好准备,迎接自己的新生。

    他曾经总是觉得,这个世界生来就是对他不公平的,从他一出生就注定,这个世界都是带着有色眼镜在看他。

    他甚至都不被自己的血亲所接纳。

    唯一仅存的父子关系,早已在真相出现的那一刻就名存实亡。

    可是在遇见云染之后,他发觉,这些不公正其实也是公平的,他所缺失的公平,终归还是能依靠他的双手夺回。

    就算这个世界不曾给予他的善意,他还可以善待自己。

    “法律保护的关系?你是说领证?”云染重重地在光脑投影的画面上划了两下,虽然这些画面都是虚的,她再是用力也不能戳中那个写得一手狗屁不通论文的学生的脸上。

    但她还是通过这个多余的举动发泄了一点不耐烦的情绪。

    同时,她还在心里劝慰自己:没事,没关系,不是每个人都是一点就透、举一反三,想想那些连联考都考不过的学生,幸亏他们都不可能成为她的学生了!

    “是领证,有时间吗?要是今天有空,等下就去民政局办一下手续吧。”江砚殊说完,就站起身来,拿起衣架上悬挂着的领带,缓缓地绕在自己的颈上。

    为了表达自己其实并不想强迫她,他还欲盖弥彰地补充了一句:“你要是实在不想去,也没有关系的。反正就是一个手续而已。”

    云染退出了论文批改的界面,直接在教务系统上点了两下,把自己上午那堂植物学的课程给挪到了第二天:“我把今天上午要上的课挪到了明天上,这样一整天都可以去办这件事。”

    而当她发布了改课的临时通知以后,她的班级群聊中立刻一片欢腾。

    很明显,学生们竟然在庆幸逃脱她的魔爪。

    云染啧了一声,有点不高兴。她都没嫌弃他们蠢,他们居然还嫌弃她的课。

    江砚殊走到她身后,弯下腰在她的额上落下一个轻若羽毛的吻:“我很高兴你愿意为我变更计划——不过,我有没有说过一句话,我爱你?”百度一下“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丽英看书网”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高速文字首发 本站域名 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